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在线股市行情 > 今日股市行情 > 正文

综述:“没有一上来就把子弹打光” 中国央行坚持正常货币政策决心不变

作者 乔艳红

面对全球化撕裂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带来的高度不确定性,海外多数经济体纷纷采取量化宽松、零利率甚至负利率等非常规政策,相较之下中国央行在本轮操作中更为克制和谨慎。按照央行副行长刘国强的说法,中国并没有“一上来就把子弹打光”。

央行并强调货币政策需要有更大的确定性来应对各种不确定性,即“三个不变”:稳健货币政策的取向不变;保持灵活适度的操作要求不变,既不让市场缺钱,也不让市场的钱溢出来;坚持正常货币政策的决心不变。

“注重保持货币政策信贷的节奏,这是今年政策的一个重要特征,我们不是一上来就把子弹打光,而是根据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发展的需要,根据阶段性的重点任务一步一步来,不手忙脚乱,把握好节奏,”刘国强周二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称。

他并强调,下阶段将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但不搞“大水漫灌”,有效发挥结构性直达货币政策工具的精准滴灌作用,确保新增融资重点流向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

同时,深化市场报价利率改革,引导贷款利率继续下行。落实运用再贷款再贴现资金发放优惠利率贷款、支持发放信用贷款等措施,确保小微企业全年融资“量增、面扩、价降”。

在金融对外开放方面,刘国强更加强调“主动有序”扩大高水平开放,下一步要确保各项已经宣布的开放措施落地,推动全面落实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同时,更加注重风险防控,加强宏观审慎管理,使监管能力和开放水平相适应。

“主动有序的意思是,金融对外开放是中国自己的需要,是利益所在,是理性选择,对外开放并不是为了满足别人高兴或者为了让别人不高兴。中国金融不会因为有外界逼着我们就开放,也不会因为有外界逼着我们就不开放,”他说。

**“三个不变”**

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指出,总的来看货币政策已经采取的相关措施是适度的、精准的,也是有效的。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增加,金融市场情绪难免受到一些影响,货币政策需要有更大的确定性来应对各种不确定性,也就是前面提到的“三个不变”。

他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完善跨周期设计和调节。总量上,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支持经济向潜在增速回归。

“我们没有采取零利率甚至负利率,以及量化宽松这样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因此也就不存在所谓的退出问题,”他称。

至于7月货币信贷数据弱于预期,是否意味着货币政策松紧度发生改变,孙国峰指出,单个月份的信贷数据往往受到季节性、金融市场等因素的影响,所以有一些小的波动是正常的。观察货币政策的松紧程度,要看货币信贷的整体变化趋势。

对于未来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和贷款利率走势,他表示,取决于宏观经济趋势、通货膨胀形势以及贷款市场供求等因素,具体要看报价行的市场化报价。

刘国强表示,下一步将继续深化LPR改革,推动实现利率“两轨并一轨”。进一步优化LPR传导机制,督促金融机构更好地将LPR内嵌入贷款FTP,就是银行内部资金转移定价曲线中,增强贷款内外部定价与LPR的联动性。

“着力完善央行政策利率体系,健全以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为短期政策利率和以中期借贷便利利率为中期政策利率的央行政策利率体系,促进市场利率围绕作为中枢的央行政策利率波动,”他强调。

**“做生意要有本钱”**

受疫情冲击,经济下行压力增大,银行业盈利水平同比也出现了下降,那么以后会不会放松对银行资本的要求,刘国强的答案是“不”。

他指出,今年上半年银行业金融机构实现利润2.4万亿元,同比下降12%,主要是由于银行为实体经济减负,以及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前瞻性应对未来贷款上升的压力等因素导致的。

“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保持资本充足是很重要的,未来即使资本充足率下降,也不能通过下调监管要求来满足,那样做是自欺欺人,而是要有实实在在的、丰富的补充资本的手段,”他称。

据其介绍,央行将支持银行利用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创新型的资本工具,多渠道补充资本;并推动用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资金补充中小银行资本,深化中小银行改革。

此外,金融部门按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为市场主体减负,与商业银行的利润变化,不是一一对应关系,更不是零和关系,不是说减负1.5万亿元,商业银行利润就相应减少,不是这个对应关系。

“总体看,银行业整体运行是稳健的,拨备和资本水平是充足的。”刘国强称。

相关阅读